为何香港不可能效法新加坡独立之路

为何香港不可能效法新加坡独立之路

新加坡做得到,香港怎会不行?在香港现今的政策辩论当中,不时听到这句话。

外界总爱将香港和新加坡比较。新加坡的发展由国家主导,而且没有政治自由。过去,香港人都以不屑的态度看待新加坡,但如今对这个国家有了些许向往。香港一再受到外来经济势力冲击,港人一般都买不起像样的住房,于是对这个“保姆国家"有了全新的钦羡之情。

但近来,关于两地的比较开始失却理性。对一些人来说,新加坡已成为香港独立的模范。

本土派人士黄世泽向海外媒体表示,若香港和中国能够像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在1965年那样分离,那么对两地都有好处。我的一位年轻朋友则提出,由于新加坡和香港面积相近,香港可以走新加坡的路。另一位评论员认为:“1960年代,新加坡脱离马来亚联合邦自行发展,当地人民没有饿死也没有渴死。"

虽然香港只有少数人提倡港独,但人数有所增加,早前的七一大游行有人另起炉灶,便足证这一点。也许相关讨论只是有人对现状失望而发起的思辨练习。也许他们打民族主义牌,只是为了在九月的立法会选举中赢得议席──这正是特首梁振英早前接受本报专访时提出的见解。

为何香港不可能效法新加坡独立之路

无论背后原因为何,将香港争取自治与新加坡独立相提并论,并以选择性的事实和妄想为理据,是站不住脚的。

的确,新加坡的经历反映,即使只是一个小小的城邦,只要开放贸易,也能在现代世界蓬勃发展。根据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最新的世界竞争力排名,十大之中有七个地区人口都不到1千万,其中香港排第一,另外六个当中,有四个地区的人口比香港少─ ─即新加坡、丹麦、爱尔兰及挪威。

只要贸易和投资环境相对开放,像香港般大小的城邦,经济上未必无法运作。

正如新加坡前外交部长杨荣文所说,地方小也有好处,首先一个城邦有能力控制入境移民。而在较大的国家,繁荣的城市往往会吸引偏远地区的人口迁入,导致这些城市人口膨胀,最终失去吸引力。香港人可以轻易想像这样的情景──这是我们每天都面对的现实。

但小国也有脆弱之处,必须自我捍卫。杨荣文简洁地指出:“否则,我们就会被吃掉。"

因此,经济上是否可行,只是其中一方面的问题。在现实政治中,要实现独立,足以构成威胁的大国必须予以认可,或至少视而不见。

在这方面,新加坡相当幸运。江河日下的大英帝国不动一兵一卒,就放弃了东南亚的殖民地。新加坡的本土派随着全球去殖民化的大潮兴起,但有意思的是,在1950年代,当地反殖民人士并不认为新加坡是可以独立运作的个体。 1963年,新加坡脱离殖民统治,加入马来西亚,但不久又告分离。新加坡领袖宣告独立时落泪──并非喜极而泣,而是如李光耀所言,是痛苦的泪水;一个国家独立时出现这样的画面,大概是绝无仅有。

甚少国家像1965年的新加坡那样,自主独立是送上门的事。他们的好运也不止于此:邻近的大国印尼最初怀有敌意,但之后数十年转而专注国内事务,对于面积小五十倍的岛屿国家没有构成多少威胁。

因此,每当听到有人说香港可以效法新加坡,我总怀疑他们是否了解新加坡独立的历史。

的确,还有其他民族主义运动的模范。英国公投脱欧后,苏格兰随即开始讨论是否脱离英国,各方都以最文明的方式交换意见,不会有坦克车驶到街上。苏格兰人撑开雨伞,是为了遮挡寒雨,而不是抵挡催泪气体。

然而,这个世界既有苏格兰,也有库尔德、乌克兰和巴勒斯坦。这些国家的自由之梦,都被强大的对手以残暴的武力粉碎。

香港本土派人士应该思考:他们反对的是怎样的政权?他们认为中国对待港独的态度,会像英国对待苏格兰民族主义般宽宏,抑或像普京驯服乌克兰和车臣那样毫不留情?

港独倡议者深信中国是残酷的帝国领主──近似俄罗斯而非英国。讽刺的是,他们对中国政权的观感愈准确,对香港效法新加坡独立之路的希望就愈不合理。

Top